无爱无忧亦无虑

爱发电:简单的锁

在tag里发疯的一律都打成爱而不得的求爱疯子,毕竟我想不到有什么让他们这么执着的去打tag辱骂旁人,这样才能让别人看他一眼,却发现别人完全没有她的印象,真可悲啊【阿门】

【欲寄兰客|执剑兰庭】是也不是①(06:10))

 上一棒:@推市十一医院神经内科718床 


CP:何欢x蒋俊豪

预警:gb,混合些11号公寓人物出场。



“他是蒋俊豪,

不是刘下来。”


何欢冷静的看着面前癫狂的男人,再一次的重复着。


一切尘埃落定,何欢又一次沉溺于爱情的美好中,这一次没有虚幻的贵妇生活,只有手中温暖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蒋俊豪给了她太多正向感情输出,他并不强势,甚至在感情里甘愿做稍弱的一方,子墨也被他影响着变得更好。

“何欢!快来啊,水里可凉快了!”蒋俊豪带着子墨在海滩踩着浪花,带着笑意的挥着手臂招呼着在沙滩上的何欢,他也没想到有一天何欢会突然说她休了年假,正好也趁着子墨放假一起出来玩。

选择海滨城市也是因为今年夏季炎热的缘故,虽然北方的温度和天府相差无几,但是夜晚就显现出两地的差距,对于避暑、看海,是最适合不过的选择了。

蒋俊豪挽起裤脚,赤裸着脚踩在被太阳晒过的海水中,海浪暗暗冲击着皮肉,子墨第一次看海,早已跑到一边蹲着挖沙子、引海水,一旁的小桶中有些贝壳、螺壳,他迎着阳光眯起眼看向奔赴他的何欢,嘴角笑意更深,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和何欢并未领证,只是以男女朋友的关系享受着来之不易的爱情,两人牵着手在沙滩上漫步,时不时相视一笑,再盯着前方提着小桶欢快的子墨,蓝天、白云、微风,还有热闹喧嚷的气息,这大概就是他想要的完整的家,有他爱的人,和他爱的人的孩子,悠闲地过每一天。

何欢和他确认关系之后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她说了自己的顾虑,说了自己关于他们之间未来发展的考量,甚至还有与子墨的相处模式,她暂时不希望去领证,一方面她和欧凯歌的确刚离婚,另一方面她想要再一个更成熟的环境下和他结为爱人,还有孩子,她什么也没说,但是他却先说出口,他会把子墨当成自己亲生的孩子,不光是为了让何欢安心,更重要的是为了何欢身体考虑,他搓了搓鼻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垂下头,不去看对方的眼睛,余光瞥见何欢的表情有些怔愣,他羞涩的说出自己悄悄去做了结扎手术的消息。

何欢似是被这个消息砸懵了一般,有些无措的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说什么闭上了嘴,蒋俊豪似是没有察觉这些,只是微微弯着眉眼笑着看着她,说着这些都是他自愿的,他不希望以后因为自己的失误,让何欢受苦,虽然两人之间还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动作进展。

手上传来一阵力度唤回了蒋俊豪的思绪,他有些迷茫的看着何欢,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那天的话起了什么作用,何欢好像在某些方面变得有些霸道起来,但是蒋俊豪不讨厌这种改变,像是飘忽不定的浮萍突然被强有力的根茎缠绕着,固定了下来,因为那天何欢提出想要见见他父母时,他突然语塞,又有些迷茫,好像不知父母为何物一般,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对于家的概念就是爷爷奶奶,而何欢的出现又为他填补了另一种可能,从那天起何欢变得异常忙碌,所幸他的小饭店也变得生意火爆起来,之后便是何欢提议的休假。

大概是之前疫情的缘故,无论哪里旅游的人暴增,尤其是恰好碰到全国各地的学生放假,他们差点都订不上去海滨城市的票,而且住的地方也不好找,最后运气好的订到一家公寓,看网上评价还可以,而且临近海边正符合他们的游玩目的。

不过这个公寓好像有些偏僻,像是一个单独辟出来的一个类似于大学城一样的存在,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放假的缘故,他们来的路上极少看到行人,倒是公寓的模式很完善,无论是经理还是管理人员都是比较熟练、热情的,顶层是个剧院,负一楼是个小吃街,同时还有一个单独的食堂,唯一有些奇怪的事只有何欢注意到,那些人在他们进门时有一瞬紧张、欣喜的样子,是因为他们带来了生意还是说他们之中有人认识他们。

七楼的房间是个海景套房,一进门便是阳光洒落一地的景色,入眼便是蔚蓝的海水,房间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带着孩子的缘故提前安排上了一些玩具,子墨一声欢呼就钻进房间内,一共两室一厅,蒋俊豪将行李放置好,又检查了一下床铺卫生,以及插口、淋浴头以及隐蔽角落,发现没有什么问题后,便去烧了壶水。

夕阳西下,他们出门吃了点海鲜,在海岸边一起溜了一圈,夜晚中的海边海风有些瑟瑟,零散星光高悬夜空。

何欢倚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一片黑暗的海面,发丝被海风吹的凌乱,身旁有个温暖的气息靠近,她知道是蒋俊豪,微微靠在他身上,十指相扣,“子墨睡了吗?”她轻声询问,子墨和蒋俊豪很亲,她乐于看到这个局面,“睡了,他还说让我给他亲爱的妈咪道个晚安。”虽然公寓的隔音很好,但是蒋俊豪还是压低了声音,带着笑的回应着。

昏暗温暖的灯光笼罩着两人的身影,两人相依着,不知谁主动起来,唇齿相依,淅淅索索的倒向床榻,何欢压在蒋俊豪身上,他虽然高,却瘦而柔软,压抑的喘息声,细索的水声蔓延在房间内,轻柔的晚风吹向透明的纱帘带起阵阵涟漪,然后温柔的垂下。

子墨有些疑惑的看着穿着严实的大哥,大热天的居然还穿着长袖长裤,而且今天他居然赖床了,“大哥,你怎么起这么晚?”蒋俊豪耳垂发红的埋在饭碗里,不自觉的轻声咳了咳,何欢将剥好的鸡蛋放入子墨的盘中,“好了,吃饭的时候别说话,他昨晚累着了,所以起的就晚了。”何欢面不改色的转移着子墨的注意力,“快吃吧,一会不是想去蓬莱阁玩吗?”精神焕发的看着害羞的蒋俊豪,他们之间不是第一次,但是蒋俊豪每一次之后都害羞的不行,虽然第一次的时候两人都紧张的不行,但是蒋俊豪比她想象的更包容她,所以无论哪一次两人都是无比满足的,没有什么能比爱人之间灵魂相通,水乳交融更美好的了。

早上饭堂内的人并不多,因为是来旅游的缘故,公寓是包早的,不过也因为只有一个食堂的原因,工作人员也陆陆续续的来,不过人不多,“砊啷”一声,他们往声源处看去,发现是一位身着保洁衣服的大哥不小心打翻了饭盘,不知道为何那人脸色有些不好,看起来就像是不好惹的样子,不过这和他们没关系,他们很快就吃完东西,便领着子墨一起离开餐厅,他们没看到的是除了那个保洁大哥,还有原来做饭的厨师都死死盯着他们的身影,有些激动又有些渗人。

“是他吗?”

“不知道,但是很像。”

“即使不是,身体能用不就好了。”

“......他不会乐意的,但是你说的对。”

稀碎的话语消散在空气中,空气中异常的波动短暂的延续了一会儿,便恢复了正常,像往常那般按部就班的工作着。

蒋俊豪踏出公寓时,若有所思的回过头盯着那个有些破败的公寓楼的招牌,熟悉却又陌生,他很清楚这是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但是吃着这些饭菜时又觉得口味有些熟悉,而且那些人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他没错过他第一次来时那个经理眼中的光亮,那绝不是欢迎客人的目光,但是他没察觉到任何恶意,只是观察,他只希望何欢和子墨不受到伤害,或许何欢也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昨晚折腾他折腾的有点狠了,想到这些热意蔓延上脸,他连忙跟上前面,不去想其他。


下一棒:@不知何人 

Save【一】

预警:内含阴....婚,时间线错乱

刘下来中心

(但是第一章刘下来却没出现,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昏暗的房间内,散落着满地红色的玫瑰花,屋内摇曳的两根烛火,一个一身红裙披头散发的女子抱膝蜷缩在铁床上,眼神慌乱无神嘴里胡乱的念叨着什么,她的面前摆着一个矮柜,上面摆着一张黑白照,她日日夜夜面对着这个照片,早已麻木于如今的生活,连一旁的柜门被打开也没有反应,走廊上的灯光照不进这个房间,这是被隔离出这个世界的空间。

“小静,有没有和阳光好好相处?你今天很乖啊,没有闹,阳光最喜欢你了,你要好好守着他。”曹爸爸拿起一旁的锦帕擦拭着那张照片,有些怀念的抚上照片,他最优秀的儿子啊,天妒英才,才刚二十几岁,都怪那个贱人,要不是他阳光才不会死,他平和的面容变得可怖起来,那是他最优秀的孩子,本来会有很好的未来,可是阳光喜欢那个祸害,他是个好父亲,阳光喜欢的自然要给他留下来,他再一次变得平和起来。

小静沉默地看着曹爸爸,看着他重新点燃三炷香,屋内弥漫着玫瑰的香气,眼神里满是空洞与惊惧,她不会逃,也不敢逃,曹爸爸说只有这里是安全的,所以拿着锁链锁着她的双脚,他还说阳光很喜欢她,所以拿来曹阳光最喜爱的红色长裙让她换上,阳光是谁,她迟钝麻木的大脑中出现了一个笑容阳光,温文尔雅的男同学,和照片的人好像啊,这样的人会喜欢她吗?她脸上露出一个虚幻的笑容。

曹爸爸离开了这间暗室,走之前将一个空掉的罐子扔在屋内,小静会一直沉迷在虚幻中,供奉着他亲爱的阳光的,他的阳光不会就这么离开他的,总有一天他会重新见到阳光。

一无所知的人们陆陆续续入住十一号公寓,就连久居此地的各任管理也不知道在他们楼上的某个地方困着无数无法挣扎的痛苦的灵魂,他们欢喜着用五折券入住这个在他们看来是新的开始的地方,他们心中带着无限的期盼,对未来的憧憬。

腾中介看着眼前到来的五个年轻人心中不由得感叹一句,这些年轻人颇有些他年轻时的模样,俊俏潇洒,还有那个小姑娘人如其名,不过怎么就五个人呢,是不是少了一个?这个念头一晃而过,看着名单上清清楚楚写了五个人,而不是之前的六个人,眨了眨眼,自己不会真的年纪大了眼睛开始花了吧。

腾中介清清嗓子,准备好好介绍一下十一号公寓时,从走廊匆匆走过一个中年男子,悄无声息地从背后走过,吓了他汗毛竖立,除此之外还有那个身材娇小穿着背带裤的男生那一声啊,简直是人间喇叭,差点没震懵他们在场所有人,腾中介努力深呼吸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没事,没事啊,刚刚那是我们十一号公寓的住户,看起来虽然阴郁了一点但是是个好人啊,我们公寓是很安全的啊。”所有人脸上表情有些奇怪,几个胆子看起来不大的脸上的笑都挂不住了。

腾中介怎么可能让气氛冷了下来,脸上带着职业微笑,“大家都是从网上知道我们公寓,如今我已经准备好了钥匙就欢迎大家入住了!”然后将整齐的制服外套一下子扯开,那可真的是白领变地摊,一把把钥匙出现在西装外套上,几个九零后的租客脸上的笑容都变得奇怪,“腾中介,你这样可真像那个以前卖光盘的,然后还得压低声音,买盘吗?”几人忽然就笑了起来,之间陌生的气氛融化一般,拉进了不少距离。

十一号公寓虽然偏僻,而且外观看起来有些像以前的旧大楼,但是里面的房间设施倒是及其完善,尤其是负一楼有一个小吃街,这是白三碗他们没想到的,几人非常满意如今的现状,打了声招呼后便分开各自回了房间,毕竟他们能隐隐感觉到每人身上都有些秘密,不过这个时代谁身上没点秘密。

这flag是真的不能乱立的,周可可就让他们所有人享受到了一次难得的男高音,宋漂亮、周可可、柯务酷还有一位看似胆子极大实则极小的腾经理,宋漂亮没想到自己一个姑娘家居然成了打头阵的那个,只是这八楼的温度是不是有点太低了,她搓了搓手臂,明明整个公寓的温度都应该是适宜的,而且白三碗和郭包佑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没有来七楼。

所有人都沉默了,谁也没想到入住第一天就碰到了有人死亡,是侦侦,明明他们上电梯时碰到了她,可是明明不过几小时侦侦就死了,宋漂亮和周可可脸色有些惨白,这是他们第一次直面死人,浓郁的血腥气引得他们干呕,白三碗的神色很奇怪,明明是愤怒但是里面又带着某些莫名的意味,柯务酷神色淡漠的瞅了一眼却没说什么,倒是腾经理十分平静地看着现场的样子,井然有序的通知小何,让他报警,连小何的反应都很平淡,莫名的感觉闪过心头,就好像十一号公寓已经不是第一回发生命案了。


我的车在afd上,我没有设置什么权限,都是免费的,你们可以随意看,但是不代表可以无授权去转载到自己的群里面,打着造福别人的口号,也别说找不到原作者,你找不到原作者,你是从哪里看到的,有的群里面有我的车也是我主动上传。

每个作者的乐乎里面都会标注去哪里找文,甚至许多人都是免费的,当然需要付费也是因为这是个人的劳动产出,各位读者都是拥有双手以及网络的人,除非是我们上传的网址问题,否则一般都会找到吧

没有授权就去转载对我、对其他作者都是一种困扰,产出不易,希望各位也体谅一下。

【all宁新春联文】《未知》

刘下来团宠向

一月的十一号公寓十分热闹,临近过年每个人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容,仿佛之前的疏离、隔阂甚至死亡都是一场梦,都忙碌于除尘扫灰、购置新品,管理员嘈杂的人声遮掩住了广播内传来的新闻,电流的滋滋声响起,“……于2022年12月起,已有…起案件…皆…于…”轻轻的“咔哒”声响起广播被关掉,一切恢复平静。

“老郝!快来打扫这里,一会还要去…楼。”腾经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轮子滚动声回应着对方,“来了。”

今年的冬天没有往常那么冷,风却依旧那么大,大的令人站不稳,十一号公寓就像一座孤岛,路上看不到什么行人,各个租户也没有亲戚走动,所以年夜饭就准备在食堂一起吃,公寓管理员去进行统计,有的是一家的就基本不会报名,比如曹家、具家,而白三碗有些犹豫,但是最后还是报了名。

十一号公寓所在的区域规模其实很大,各个领域的都有,但是就像是各自划了地盘一般,互不打扰,甚至连外卖也很少见,更别说临近年关,人更少了,但也有好处。

腾经理带着人打开了极少用的仓库,里面是一箱箱礼花,还有一些鞭炮、摔炮、仙女棒之类的,他脸上带着自豪的笑容,对着跟过来的宋漂亮和柯五苦开口,“这可是我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小金库’,今天可是派上用场了,没有炮的年叫啥年。”柯五苦还好,但是眼睛里的确睁圆了许多,宋漂亮直接噔噔噔跑进去,左看看右摸摸,“哇!腾经理,你可真牛,之前通知还说不允许放礼花的!”鞭炮和烟花是他们幼年时过年时最期待的一个活动了,每每吃完年夜饭,都会穿好棉衣棉裤去空地放烟花,烟花很美,放完后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但极其温暖。现如今,因为管制原因,连买烟花的地方都少的可来你。柯五苦没有说话,但是想到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一丝水色,大抵也是在怀念什么,他将烟花搬了出去,虽然楼里年轻人不少,但总得有人做饭,布置一下,他不会做饭也不适合去布置,就选择和宋漂亮来帮腾经理搬东西。

今年疫情导致十一号公寓负一层的租户生意都不太好,所以十二月左右负一楼已经陆续关门,所以吃饭的只有白三碗、郭包佑、宋漂亮、柯五苦、刘下来、周可可、小何、腾经理和郝保洁一起来吃,食堂的厨师已经回了老家,所以做饭就由会做饭的白三碗和学做饭很快的刘下来,以及会做甜品的周可可一起负责,为了综合一下口味,就跟着十一号所在市的习俗做了年夜饭,他们特地选了锅包肉、清蒸鱼、辣子鸡、芋头南瓜煲、虾仁西兰花、笋片炒腊肉、回锅肉、八宝饭、卤猪蹄、灌香肠、炸鱼、凉拌西红柿。

刘下来负责做锅包肉,虾仁西兰花还有芋头南瓜煲,白三碗弄清蒸鱼、笋片炒腊肉还有回锅肉,周可可就负责将八宝饭蒸好,将猪蹄、香肠摆盘,炸鱼与熏鱼摆盘,以及拌一个凉拌西红柿,刘下来学的很快,在网上搜了记录后,和白三碗他们打了个招呼去买了所需要的材料,而白三碗他们只是应了一声,便钻进厨房里,顺便准备要包的饺子馅。

刘下来穿着那身米色毛衣,上面挂满了毛绒动物的玩具,一条黑色阔腿裤,一件黑色的羽绒服,发型十分乖巧,任谁看了都心软,有些漫不经心的走在路上,细长的手指上被塑料袋勒出两到红痕,原本还算晴朗的天突然变了个色,风逐渐变得凌冽起来,发丝被吹的凌乱,脸色被冻得有些发白,耳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脚步一顿、一转,走向了偏僻幽静的小路,满是灌木丛的小路遮掩住了他的身影。

白三碗抬眼看了一下挂在食堂墙上的钟表,已经三点半了,皱起了眉头,刘下来去的好像有点太久了,刚想着变解开了围裙带子,打算出去找一下,“可可,我去找一下刘下来,他去买东西好像时间太久了。”周可可从甜点里抬起头,有些懵懵的看着他,他的菜比较简单,做完后便在厨房找了点牛奶、鸡蛋之类的,打算烤点蛋挞,声音还是柔柔的,“去吧,要不要一起啊?”

话音未落,话题的主人公便推门而入,刘下来穿着黑色紧身毛衣,脸上是温柔轻快的笑意,“我回来了,路上碰到一点好玩的事。”白三碗和周可可直视着他,并且对他的话表示怀疑,什么事还要他回来换身衣服,不过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秘密,不去过分深究是他们的原则,也是他们能和谐相处的原因之一,所以他们忽略了刘下来脸颊处那丝血痕与指尖的粉红,更多的是他身后突然出现的郝保洁,没有之前那般暴躁粗鲁的模样,反而是一脸平静的盯着他们,真的是,有趣极了。

忙到晚上六点左右,所有人都坐在了餐桌旁,刘下来看着身旁的郝保洁,又看了看桌边每一个带着笑容的好友们,“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不知谁先起的头,每个人端起酒杯,除了刘下来不胜酒力,里面是果汁,清脆的碰杯声响起,意味着新的一年即将到来,除旧迎新,他们会有新的未来。

半夜,他们几人坐在周可可房间内等着新年零点的到来,刘下来趴在窗台上盯着只有几盏路灯的黑夜看着,有个路灯电源不稳,忽闪忽暗的显得寂寥又孤独,一只手拍在他肩膀上,他回过头来看着是白三碗,脸上带着一抹笑,到时间了,他们该去天台了。

空寂的环境中,突兀的响起“咻”的一声,艳丽盛大的烟花在他们头顶炸开,明明暗暗的光照在每一个人脸上,噼里啪啦的鞭炮响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熟悉又呛人的味道,这个冬天没有雪,刘下来很开心,这是他作为自己后的第一个开心的年,宋漂亮和郭包佑还要周可可几个人互相闹了起来,玩着摔炮还要窜天猴,白三碗胆子大,直接拿着炮仗点,刘下来站在他们外围恍惚的看着,手中突然被塞进一根木棍,他眨眨眼看着郝保洁,脸上泛起一股热意,索性天比较黑,看不真切,“老弟,玩啊,过年嘛就是要开心。”仙女棒被点亮,手腕被宽厚有力的手牵着,像是小时候那般,大的牵着小的,说永远不分开的誓言,其实已经实现了。

“滋…播报…1…起,新一案…出现…在...十….寓附近,请..民…注意…安全...”


【all宁新春联文】小厨娘(一)

借用梗:《花间提壶方大厨》

一个想着开酒楼的飞飞

cp:苏白,伪all白

白愁飞原来不叫白愁飞,他有许多名字,入过许多地方,但是唯一不变的就是他的姓和目标,白,是他养父母留给他的,他不会丢掉的。

小酒馆内,气氛不算融洽,白愁飞独坐在桌旁,面无表情心里却美滋滋地喝着酒,不算好喝但是胜在符合气氛,他手摸了摸腰间,这可是他的底气,酒馆内的气氛他不是没察觉,但是,和他有什么关系。

原本只是想要在这个镇逛逛,听说这里有几个特色美食,可惜的是,来的时机不对,大部分的门店都关闭了,还有一堆的闲散江湖人士在,明眼人一看便知这里要出乱子,毕竟街上萧条无比,而且从白愁飞进到酒馆时那些人的视线就没断过,虽然不喜却也不想惹事,所以他并未回以眼神,有几个扫过他腰间的双刺的便挪开了眼睛。

后悔,十分后悔,这几个大字明晃晃地砸在了白愁飞的脑袋上,看着眼前眼睛亮晶晶的恍惚间让人以为是初生的奶狗一般的少年,还有一旁十分眼熟又叽叽喳喳十分活泼的少女,他便沉默不语,尤其是听到他们提起要去京城时,开始有想避开他们的心,原以为是一对冤大头,他默默扫过两人,身上的布料是他买不起的,反射性地摸了摸腰间,沉甸甸的还在,又想到他们说送到金风细雨楼会有报酬时狠狠心动,但是又有些犹豫,他其实并不太想碰到苏梦枕,并且楼里当年的人大概、也许、可能认不出他了吧?

一个晃神他便应了,应了去拦截六分半堂的马车,看着眼前白纱缭绕,华而不实的马车他沉默了,这么多年这个审美居然没变过吗,这几天走的神比过去多的要多太多了,以往跟在他身后要吃的小姑娘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姑娘了,眼中莫名带了点慈爱看着白纱后面的雷纯,而且是个极漂亮的姑娘,思绪渐渐飘远。

雷纯依旧还在开出自己的条件,不过她也有些奇怪,透过薄纱,能感受到这男子眼神与她父亲有些许类似,不过心中暗自否定,怎么可能,毕竟这人看起来不过才二十出头的样子。

说起来,他以前是去过京城的,那个时候六分半堂和金风细雨楼还没有如此敌对,而且据他观察雷损和苏遮目他两不能说不对付,也可以算得上有奸情,不过这话他可不敢和别人说,毕竟他那时候只是一个小帮厨,为了以后开酒楼的伟大梦想,他可是敬职敬业的养着小小姐。

“抱歉,”微微致歉但是动作却没有丝毫歉意,手持双刺,嘴角含笑的直视着马车上的人,“但,受人所托。”看着信号一出,将双刺一收,有些可惜的看着箱子里的黄金,但是他离他们越远越好,最好这次结束后永不相见,所以带着标记的元宝就不适合随身携带了。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昨晚心里刚许完愿,今天就在海边碰到了雷纯他们,又瞥了眼身边单纯的王小石和温柔,麻木地叹了口气,这就是不知者无畏,还是哪里来的傻子,闯江湖这么没心眼不就是等着被人骗吗,大白天谁家的船就这么正好出现啊。面对着雷纯狐疑的眼神,白愁飞露出来了一个纯良的笑,虽然长大后的模样与以前有所不同,并且离开大概快有十年了,应该记不住了吧,他偏开头没有看到雷纯在他身后若有所思的模样。

苏梦枕还是喜欢一身红,他站在客栈内看着被围攻的苏梦枕,虽说是被围攻但是没有半点惊慌失措的模样,反而依旧一副镇定自若的模样,倒像是他自己围攻一群人一样,就是旁边那个家伙有点碍眼,脸色倒是好很多,没有以前那副病恹恹的样子顺眼多了,说起来和苏梦枕认识还是孽缘,不过很大几率是对苏梦枕的。

那时候的白愁飞叫白一一,是雷损带回去的,哦,准确来说这个名字是带他回来后交给带他的厨子起的,说是在一月捡到的,所以叫白一一,白愁飞表示沉默,沉默中抗议,但是没成功,倒是被还是小姑娘的雷纯缠着,因为他擅长做甜食,身上一股子香甜味,而且她身体弱也不能像平常人那般习武,所以那时候他和狄飞惊就会轮换带着小姑娘,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和苏梦枕有了纠缠。



公子白衣(车在群里):

春节联文活动

开仓放粮时间:2023年1月22日0:00

祝大家除夕快乐!!!

活动tag:(可以先订阅方便找粮)

all宁新春联文


活动发起人:@弋念 


参与太太:(来看看有你喜欢的太太不)

@弋念 

@罐罐-回家了回家了好忙 

@公子白衣(车在群里) 

@烤肠好贵只能打工 

 

@无爱无忧亦无虑 

@於菟 

@收集武器的番茄鸡蛋面 

@海底捞鲲 

@孰杺 

@余辜LA 

@「夕颜若殇已成恨」 

@阿言长不大 

@祈君宁 

@火猫三丈 

@L活水养胃 

@MD_王钻石☀️ 

@MD-清雪吖 


视频制作:公子白衣

歌词排版来自B站up主:什么都阙


天选做饭人了,家里四人就差我了,加班还没结束,就开始换🐏了,咪呜呜咪明天从收拾家开始


我说错了我也开始发烧了,浑身好酸 嗓子好哑


训鹰

语c版蔡白

白愁飞:@垃圾废话一箩筐 

蔡京:@无爱无忧亦无虑 

请勿上升皮下,走剧版人设


夜黑风高,路上只有一顶小轿在路上摇摇晃晃的抬着向不远处亮着灯笼的侧门走去,这是被迎娶的妾室只有晚上才能入门,今日乌云遮蔽半死亮光也不见得,几个轿夫将轿子落在花园内便领了赏钱离开了,独留一顶小轿在院内,没有仆人也没有宴席,仅有一盏小灯笼在轿旁,轿帘掀起一身粉纱的人影拿起灯笼带着叮叮当当的声响走向唯一一间亮着烛光的房间。

蔡京在主座上品着茶,他今夜要娶一门妾室,他亲手挑选调教出的,那身傲骨好不容易磨掉大半,他自是要亲手品尝一下自己的“战利品”,很快他面前便站着一袭粉纱,连正经衣物都算不上的妾室,“怎么,这么久了连规矩都不会吗?”他将茶盏放下时却发出一声碰响,不大却足以让面前的人惧怕,盈盈一拜,发出的声音不是温软香甜的女声,反而是带着点低沉喑哑的男声,“相爷。”


后续走afd

一个梗记一下